my favorite

2007/04/23

My Sister's Keeper讀後感



事主軸依附在一對姊妹身上
姊姊凱特是一位在三歲就被診
斷出患有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
的小女孩。雙親(布萊恩與莎拉)
以及當時唯一的哥哥傑西,在
骨髓上都無法與凱特擁有完美
配型。也就是說,三位至親都
無法捐贈骨髓供給凱特使用。
因此,透過基因設計,凱特的
妹妹安娜誕生了。




整篇故事對我來說是悲傷的,
記得有一位同學跟我說,最後妹妹
出車禍走了,當時我也沒有聽懂,
還一度以為她說的是別本書的內容,直到昨晚看著最後的幾
十頁,在腦海裡想像著安娜站上發言臺,法官感覺坎貝爾癲
癇症快發作而狂吠,然後坎貝爾口吐白沫倒在眾目睽睽的法庭裡。

感人的是,茱莉亞回到了坎貝爾身邊,不因他患了癲癇
她說:這次你別想先離開我,我會離開你
坎貝爾強忍心痛著回答:妳走吧
而茱莉亞再回了句:我會的,再五十年或六十年後吧
這邊大概是書局後半段少數的甜頭
在無盡的凱特病發事件中,總是會有令人莞薾一笑的插曲
不過就如凱特在病床上對法官說的:問題總是會回到她身上
最後,安娜出了車禍,問題再度回到了凱特身上
在訴訟中獲勝而獲得醫療決定權的安娜,因為腦死而無法自行決定
莎拉拔掉呼吸器的那一刻,我的呼吸也隨之停頓
深陷在安娜的結局被如此安排的心酸
值得慶幸的是,故事拉到2010年
凱特21歲,因為安娜捐贈的器官得到新生,成為一名舞蹈老師
傑西當了警察,因為緝毒有功而拿到了緝毒獎
布萊恩因為安娜離去而曾經酗酒一段時日
偶爾望著星空,想像著安娜會出現在他每日觀察的星宿裡
莎拉一開始終日以淚洗面,後來輒稱自己看到安娜回來的證據
在撒鹽如信的痕跡,在打在碗中的雙黃蛋的蛋黃裡
坎貝爾與茱莉亞步入禮堂,甚少與凱特一家保持聯絡
因為他們都知道,彼此的話題即使不提安娜,也一定是繞著她轉

Jodi Picoult
不僅主題特殊,也使用多人的角度參與故事的內容
在這些角色的安排上,我沒有特別偏好哪一位
被雙親忽視而自暴自棄(depersate)的傑西
從小便與病麻、痛苦無法分離的凱特
希望姊姊保全生命,卻也渴望自由的安娜
不願讓所愛的人一起承受痛苦的坎貝爾
聰明、負責任、有愛心的茱莉亞
還有令人感到無比驕傲的布萊恩以及莎拉
這些角色構築出黑暗另一面的光明
安娜的離去,不代表希望也隨之離去
或許安娜也欣慰自己獲得另一種的自由

No comments:

BIO

Taipei, GuTing, Taiwan

huang47 | personal

huang47 | personal